真正走进新课程,原来那么不容易
当前位置:教改动态  作者:王建军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1-01-14  点击:

我省普通高中实行新课程改革,已经有三个年头了。究竟在改革的“第一线” —学校的课堂教学是一种什么情况呢?笔者一年来的听课实践形成的直接印象是:前景似乎光明,现状不容乐观!听评课过程中的观察体验以及课后与教师们的交流讨论,使我深深感到,真正走进新课程,在课堂教学层面上,存在多个“不容易”。

1.在教学观念层面上,让教师的观念转到“相信学生,依靠学生”,不容易。大家都知道新课程的核心理念是“以人为本”。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强调指出,要把育人为本作为教育工作的根本要求。“要以学生为主体,以教师为主导,充分发挥学生的主动性,把促进学生健康成长作为学校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课堂教学是学校的中心工作,同样是教师最重要的工作,其出发点和落脚点理所当然是“促进学生的健康成长”。怎样才能“促进学生的健康成长”呢?当然应该是“以学生为主体,以教师为主导,充分发挥学生的主动性”,关心每个学生,促进每个学生主动地、生动活泼地发展;尊重教育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为每个学生提供适合的教育。而我们现在的课堂呢?多数还是教师的“舞台”,学生的“看台”。教师总是不相信学生的学习能力和创造潜能,言谈中也常常能听到教师会这样说,“学生就是因为不会才来学校学习的,老师讲了的还不会,老师不讲学生能学会?”由于存在“老师不讲学生就学不懂学不会”的观念,教师“主宰”课堂的 “积重难返” 情况就不足为奇了。

2.在教学设计上,能够设计出既符合教材特点又适合学情的学习方案,不容易。我们举一个教学案例来看看。高中化学必修2的“化学反应的速率与限度”一节的“影响化学反应速率的因素”一部分内容,本来教材的重点是让学生通过实验理解温度、催化剂对反应速率的影响,而反应物颗粒的大小、反应物相互接触面积大小、反应物浓度对反应速率的影响属于了解层次的要求。一位教师在执教这节内容时,除了演示过氧化氢溶液在不同温度下的分解比较、有无催化剂的比较外,竟然把硫代硫酸钠溶液与稀硫酸的反应(教材根本没有提及),设计了四种不同浓度下的速率的测试比较,结果搞得学生有点不知所措,费力不讨好,对学生理解应该学好的内容造成负面影响。其效果差的根本原因就是教学设计既超越了教材的要求,又脱离了学生的学习实际。那种把“选修”的内容前移到“必修”部分来“拓宽加深”的现象,把新教材已删除而旧教材有的内容还拿来“精雕细刻”的现象,并不少见。还有,随意性替代现象也比较普遍。如物理、化学、生物科目中的“探究”部分,按教材意图是由学生在教师的组织下进行自主实验、自主探究,不少这样的“探究”被教师的多媒体课件替代;一些课本中的“学与问”、“思考与交流”栏目,教材意图应该是由学生独立自学或经小组讨论后,有不懂的问题提出来再由教师讲解,也被教师的“透彻的讲解”所替代;学生阅读课本的功能被做“教辅”的习题所替代,等等。这明显地与新课程理念不相符合但却在教学实际中大行其道,足见真正走进新课程的不容易。

3.在课堂操作层面上,要让教师做到“先让学生自主学习然后教”,不容易。好多教师心里只装着“进度”,眼里只看到教材和教参,上课伊始就滔滔的讲开了,有的在知识回顾环节也是教师“复述”而学生最多只是“嗯” “哦”式地为教师当“讲托”。洋思中学、东庐中学、杜郎口中学的教改经验最核心的一条就是先让学生自主地学,教在学之后,以学定教。有的教师总是认为学生自学费时费力,难以完成进度,不如由教师讲省时而见效。即使在公开课上试行“先学后教”,常态课也总要回到老路上去。那些在全校范围内强力推行课堂教学改革措施的学校,确实需要下一番决心下一番功夫的,也确实值得敬佩的。

4.在教师的讲授层面上,让教师做到“不该讲的不讲”,不容易。观察课堂会发现,有相当多的教师课上讲得头头是道,详细入微,实际上有相当多的是属于“正确的废话”。这样的课例比比皆是。例如,有位物理教师在上“行星的运动”一节课时,在“日心说”与“地心说”的要点、斗争和代表人物的介绍上花了好长时间,而且还做了多媒体课件播放了两种学说代表人物的简介视频。而到了“开普勒行星运动定律”的教学时却显得仓促。其实课本上本节后面的小字教材“科学足迹”专门介绍了两种学说的斗争概况,属于“了解”层次,让学生快速浏览一遍即可,根本没必要去作过多介绍,而应该把重点放在引导学生理解把握开普勒三定律上。在次要问题上纠缠不休,在学生一看就能懂的内容上不厌其烦地讲解,这仍然是当前课堂效率低下的一个重要原因。新课程提倡启发式、探究式、讨论式、参与式教学,并不排斥教师的讲,不该讲的坚决不讲,该讲的要讲得精辟透彻,讲要留给学生豁然开朗的感觉。

5.在评价学生的课堂发言时,让教师做到让学生把话说完再评价,不容易。好多情况下,课堂上教师也会提出问题让学生思考回答,但往往不等学生把话说完,教师就插话或者干脆接走话题由自己讲了。形式上看,问题是“顺利”地“解决”了,但回答问题的学生就显得很尴尬,话语权被老师剥夺了。还有的教师是一发现发言的学生有说错的地方,马上就打断学生的发言进行评价,常常是鼓励性语言少批评性语言多,弄得学生左右为难。难怪有的教师抱怨说“让学生讨论很难进行”,长期的越俎代庖、长期的压制学生发言,已经把学生的热情浇灭了,课堂上举手发言的学生寥寥无几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有人提出教育要有“慢”的功夫,要有耐性,要给学生以更多的期待的时间,那种急功近利的做法不利于学生的发展。

6.在作业习题布置上,要让教师做到“少而精”,不容易。不少教师认为,高考仍然是评价学校和教师的重要标尺,尽管现在高考成绩不向学校和社会公布,但考生的家长都知道自己的孩子在所在学校的学习情况以及学校的教学与管理现状,总会在一定区域内对各所普通高中形成社会性评价,这往往会成为当年“中考”后填报高中志愿的重要依据。所以,“升学率”仍然是学校、教师心头难解的“情结”。相当多的教师认为高的“升学率”离不开平时的“多练”。于是,作业“多多益善”,除了课本上的习题外,“补充作业”或使用某种“练习册”来加大学生的“练习量”是家常便饭。学生除了上课外尽把时间用在做作业上面,哪有时间去按照自己的兴趣去做想做的事呢?其实,作业并不是越多越好,“题海战术”可以一时凑效,但却对学生的学习兴趣、创新意识和学习积极性是毁灭性的打击。只有适量而适当的练习才是有效的练习。如果一位教师因布置作业多而引起学生的反感,他的教学成绩还会有保障吗?

邮编:034000,电话13835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