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为破格录取大学生胡铃心插上翱翔的翅膀?
当前位置:他山之石  作者:唐景莉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时间:2010-05-15  点击:

 

 
    高二时就荣获福建省创新设计大赛一等奖;大学期间先后6次荣获国内外大学生科技创新竞赛最高奖。
                                  是谁为他插上翱翔的翅膀?

  
                           胡铃心和团队研制的飞机模型。(资料图片)
  

    胡铃心,一个聪慧而性格内敛的福建男孩,当他还是高二学生时,就独立完成了1万多字的创新设计方案——“21世纪空天飞机展望”,荣获首届福建省创新设计大赛一等奖第一名。一年后,正是这篇设计方案打动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考分数低于重点线8分的胡铃心,被南航破格录取。
  作为自主招生受益者,胡铃心在南航如鱼得水。在南航读完本科、硕士,如今已是博士生三年级的胡铃心,先后6次获得国内外大学生科技创新竞赛最高奖,当选中国青年五四奖章标兵、全国时代先锋、全国三好学生标兵、中国教育年度新闻人物和中国大学生十大年度人物,受到温家宝总理的亲切接见。
  “2006中国教育年度新闻人物”评委给胡铃心的颁奖词这样写道:“从童年看到从头顶飞过的飞机开始,他把自己的实践和梦想都给了蓝天。他用自己的智慧寻找飞翔的力量。”
  胡铃心的出现,到底给高校选拔和培养创新人才带来了怎样的启示?
  自主招生——对有潜力有专长的学生,要开一条绿色通道
  2001年,在江苏省招办的支持下,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与东南大学、南京理工大学一起,在全国首开自主招生先河。自主招生意味着,事先被高校选拔为自主招生对象者,只要达到一本线,就有资格被破格录取。
  胡铃心,当年是时任福州八中校长郭福濂推荐给南航的。郭福濂说:“当时胡铃心虽然必修课总分成绩只有中上,但他的学业总学分总评成绩名列第6名,后经过教育教学管理委员会讨论表决,同意向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郑重推荐,我还亲自为他写了推荐信。”
  这封推荐信,为胡铃心翱翔蓝天提供了一双翅膀。
  胡铃心的获奖论文带回来了。让南航招办和专家惊讶的是,胡铃心在论文中用了许多前沿的科学技术概念来构想设计他的21世纪空天飞机,而且用得一点不牵强。比如用了美国当时正在研究中的脉冲爆震发动机概念,甚至还提到南航陶宝琪院士刚刚取得初步突破的航空智能材料,这是不少航空工程师未必都知道的。一个中学生对航空航天科学技术了解之多,理解之深,令南航教师感叹不已。
  李明成,胡铃心所在航空宇航学院党委书记,时任南航学生处长兼招办主任。1997年到2002年,李明成在南航当了5年招生办公室主任,亲历了高校扩招和自主招生制度产生的过程。“那时候就有中学校长向大学实名推荐优秀学生了。”据郭福濂介绍,胡铃心在紧张的高三复习迎考阶段,依然参加科技活动。
离一本线差8分,南航想破格录取,但考生录取的资格线是同批次的省控线,即福建的一本线。这意味着,南航要破格录取胡铃心,不仅需要突破自己学校的提档分数线,还要突破福建省的常规政策底线,很难。
  但南航认为,胡铃心具有科技创新的潜质,“这就是我们想培养的人”。少年时期的胡铃心求知欲就特别旺盛,对自然现象和日常生活问题经常刨根问底,中小学阶段就有20多个设想、创意和小发明,被称为“福建省的小科学家”。
  而南航则是胡铃心一直心驰神往的地方。在填写志愿时,他作出惊人之举:第一志愿: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第二志愿: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第三志愿: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这种孤注一掷的“押宝式”填法表现了他对南航、对航空航天科技的向往。
  录取胡铃心,惊动了福建省当时主管教育的副省长。在南航的积极争取下,福建省招生委员会专题研究,副省长特批,在福建省本科段录取工作结束前半个小时,胡铃心终于被南航破格录取。
  回忆起这段往事,李明成表示,南航之所以大胆、执著地破格录取胡铃心,就是因为看准胡铃心是航空航天优秀人才难得的好苗子。“就是惜才,就是要有责任感,不是走后门和照顾关系,因此也就不怕别人议论。这样的孩子,大家都希望把他录进来。”李明成深有感触地对记者说,“自主招生制度就是给高校不拘一格选人才的权力和责任。虽然社会担心这种权力有可能被滥用,但实践证明,只要做得好,对选拔社会所需的特殊优秀人才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渠道。”
  “对于破格录取胡铃心,南航做了一把脱颖而出的锥。不突破,胡铃心就出不来。”李明成说,“选有特质的好苗子,就不应只用分数一把尺子衡量他,不然像胡铃心这样有潜质的人才可能就被埋没,才华得不到充分展现。”
本科生导师制——培养启发自主创新意识和能力
  从本科生入学的第一年起,就为有创新潜质的学生配备导师,这是南航的一个创举。胡铃心入学后的导师是全国教学名师、南航微型飞行器研究中心主任昂海松。
  昂海松对胡铃心的成长倾注了很多心血。在胡铃心一年级时,昂海松建议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基础课学习上,逐步引导他学习一些专业基础知识,有选择地开展课外科技活动,帮助他从中学时代的小发明过渡到基于大学专业知识、有较高水平的科研攻关中。
  胡铃心说:“高中时代,我搞发明是根据个人兴趣在做。昂教授让我意识到,到了大学,应该在更高层次上进行研究。”由于明确了主攻目标,一学期之后,胡铃心的学习成绩从入学时的全班倒数第一,跃居全班第二。高等数学93分,航天航空概论96分,英语90分。
  在胡铃心还没有进入专业学习之前,昂海松提供给他国际航空、航空世界等多种期刊资料阅读。胡铃心兴趣很浓,如饥似渴地钻研学习航空知识。
  2002年,胡铃心二年级。在昂海松的指导下,胡铃心与合作伙伴开始研制微型扑翼飞行器。
  这是一种最接近于鸟类的飞行器,它的机翼可以上下扑动,比常规的飞行器具有更好的机动性和隐身特性。这项研究当时国外也刚刚起步,由于涉及非定常涡动力学等多个前沿领域,对本科生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怎么办呢?胡铃心尝试着运用逆向发明法,设计出新型舵机结构,大幅减轻了重量。通过反复试验,研制出仅重1克的微型舵机。
  经过一次又一次试飞,一年半后,终于让我国第一架“微型扑翼飞行器”飞上了蓝天。
  2003年,胡铃心和他的同伴带着这项作品参加了第八届“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获得了最高奖。
  从此以后,胡铃心和他的创新团队先后获得了中国大学生创业计划竞赛金奖、全国未来飞行器设计大赛一等奖和“飞向未来——国际太空探索创新竞赛亚洲赛区第一名等奖项。
  取得成绩固然可喜,如何看待荣誉则是昂海松更为关心的。
  昂海松说,上世纪80年代引起广泛关注的许多“神童”,之所以后来很少成才,是因为过多的赞扬淹没了他们的创新智慧。胡铃心每次获奖或者被媒体宣传报道后,昂海松都提醒他:别人“热捧”,自己要冷静,要以平常心看待荣誉。
  在昂海松看来,南航的本科生导师,既不同于研究生指导教师,也不同于本科生课外活动的指导教师。导师的指导目标不仅仅是带领学生参加课外科技活动和竞赛,更主要的是培养与启发学生的自主创新意识,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同时也要对学生的专业课学习和良好的思想品德形成负起责任。
  无论是骄阳似火的夏天,还是寒风刺骨的冬天,从实验室到郊外试验场,昂海松都与学生一起做试验。在许多人眼里,昂海松是以实验室为家的人。在老师的言传身教下,胡铃心和同学们也对做研究入了迷。
  从2001年起,本科生导师制在南航逐步推广,成为全校本科生创新人才培养机制的一大特色。每年配备导师的航空航天类本科生就达到100人左右,配备的指导教师或指导教师小组人数达到200名,其中教授比例为85%。
  在本科生导师制的推动下,南航本科生的科技创新活动从蒙走向明朗,从个别走向普及,培养出一大批具有突出创新能力的大学生。 
课外科技活动实验中心——这里是自主科研的聚集地
  回忆在南航的成长过程,胡铃心非常自豪地说:“学校为我提供了两个宝贵平台:一个是昂教授带领的研究团队,另一个就是大学生课外科技活动实验中心。”
  大学生课外科技活动实验中心是南航较早为本科生建立的课外科技活动平台。成员通过学生自荐和选拔相结合的方式产生,实行学生自主管理,配备有专业指导教师。科技中心下设无线电、机器人、航模等工作室。
  南航副校长吴庆宪当时找到胡铃心,表示学校提供条件成立大学生课外科技活动实验中心,希望他参加科技小组,比如航模工作室、网络工作室等。胡铃心没有加入某个科技小组,而是选择当了科技中心的一名管理员。
  谈及当时为什么选择了当科技中心管理员,胡铃心说:“管理员有机会与所有的工作室成员交流,引导不同专业的同学用头脑风暴法共同探讨,在学科交叉中碰撞出创新的火花,并且可以选择性地参与部分工作组的科研工作。”
  在科技中心,胡铃心拓宽了视野,培养了科技素养和创新精神,锻炼了组织和协调开展科研工作的能力。这里是自由探索的沃土,学生参加课外科技活动完全是自发的,创造潜能得到充分的发挥。学生只要有想法,就可以向学校申请课题经费支持。在科研中遇到困难,学生们可以向不同专业的教师求教。
  5年来,大学生课外科技活动实验中心先后有500名学生参与近百项科技创新项目。
  南航学生工作处处长王晖介绍说,学校先后建立了一批以航空航天主机类专业为主要对象的大学生创新基地,成为培养创新人才的实验平台和孵化器。如“大学生飞机创新设计实验室”、“大学生微型飞行器创新实验室”等。这些实验室由学生自主管理,学生可以自主进入实验室开展创新研究、制作与试验。
  南航还拨专款设立大学生科技创新基金,资助金额从1000元到1万元不等,本科生均可申报立项。9年的实践证明,基金的设立,大大激发了学生的创新热情,校内科技创新的氛围空前浓厚。
  以培养创新人才为目标的教学体系改革和培养模式的创新取得了显著效果。2003年以来,南航共有20多项航空航天课外科技作品获得全国科技创新大赛奖。有3名学生获得了被誉为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最高奖的“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
  “南航学生中有不少具有创新的潜能。”南航校长朱荻说,“学校要做的,就是把这种潜能激活而不是扼杀。因此,充分尊重学生的个性,促进学生个性发展,比刻意建立什么模式、体系更有意义。”
胡铃心的成长过程就是“尊重个性、促进个性发展”的成功案例。胡铃心的出现,标志着南航创新人才培养已形成常态化的机制,它对全国高校加速创新人才培养必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幼儿时,父母善于发现他的兴趣;小学时,老师注意保护他的好奇心;中学时,他有时间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创新的萌芽何以破土而出
  ——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破格录取的大学生胡铃心(下)
  本报记者 唐景莉 《青春潮》记者 林公翔
  胡铃心并不是天才,而是寻找到适合自己成长的道路。分析胡铃心成长的道路,兴趣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关键词。而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课外校外教育,让胡铃心创新的潜能得到激发。
 家庭教育——任何闪光的念头都是值得珍视的
 在采访南航学生处处长王晖时,她深有感触地说:“胡铃心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有一个伟大的母亲。”
 林燕玉,胡铃心的母亲。从胡铃心出生到长大,她为胡铃心记录了50万字的成长日记。《触摸天空》一书中胡铃心婴童各阶段的创新萌芽,描述胡铃心成长的珍贵片段,就是来自母亲的日记。
 胡铃心一周岁“抓周”时,不假思索地抓住了他最感兴趣的玩具——坦克。
 到底是胡铃心天生对自然科学感兴趣,还是父母学的都是电气自动化专业,早期潜移默化的教育引发了胡铃心最初的兴趣。林燕玉至今还没有找到答案。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胡铃心任何闪光的念头,在胡妈妈眼里都是值得珍视的。或许,这就是胡妈妈作为“民间教育家”与众不同的地方。
 傍晚,月亮刚升上来,被1岁多的胡铃心看见了,于是他一直用手指着天上的月亮。妈妈说:“心真棒,看见月亮了,妈妈还没有看见。”妈妈的鼓励,让胡铃心高兴极了。
 林燕玉非常清楚:对孩子,要欣赏;对孩子的兴趣,要鼓励和激发。
 一天,妈妈“请教”2岁9个月的胡铃心:船为什么会浮起来?小胡铃心结合自己玩的小船说:“把船里的水倒掉,船就浮起来了。”
 夏天,5岁多的胡铃心和母亲坐在小区的石凳上探讨飞机。胡铃心要超光速飞机,母亲故意问:“造超光速飞机要用什么材料?”胡铃心说用铝钛复合材料。母亲当即表扬胡铃心航空知识懂得多。胡铃心则一口气“教”了母亲很多太空和飞机的知识。
 妈妈经常示弱当“学生”,向胡铃心“请教”,增强他的自信心和兴趣,挖掘他的创新潜能。
 胡铃心向记者隆重推荐一部电影——《宇宙与人》。“这是一部科教片,特别有道理,让我领悟了宇宙的深奥和人生的哲理。”胡铃心说,“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我就想到了宇宙、地球、城市,于是变得无比豁达。”
 林燕玉告诉记者,她和胡铃心的交流,基本上是一种“探讨式的交流”,因为胡铃心从小就很有主见,不喜欢别人说教,只允许别人跟他平等交流。
 “胡铃心的奋斗目标是航空航天创新设计研究,愿他为理想快乐地工作。”这是胡妈妈对胡铃心寄予的厚望。
 【感悟】
 胡铃心母亲林燕玉:当好孩子第一任老师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在培养激发孩子的兴趣中有着特殊的作用。做父母的首先要善于发现和引导孩子的兴趣。孩子童年时期的兴趣,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孩子未来事业发展的方向。家长在生活中要留心观察发现孩子已有的兴趣,因势利导发展孩子的兴趣。小时候,胡铃心对飞机和天空感兴趣,我就经常给他讲飞机和太空的故事,带他拜访科学家,参观科学展览,引导他的兴趣。
 平时,做父母的还要珍惜孩子的好奇心。兴趣和好奇心有密切的关系,兴趣能促进好奇心的发展,好奇心能促使兴趣的产生。胡铃心从小充满了好奇心,好问、好思考,我总是及时耐心解答并鼓励引导他提问。他的好奇心和好问的习惯一直延续到大学,喜欢请教、喜欢了解、喜欢探索。胡铃心的兴趣和学识非常广泛,不仅在科研方面,还涉及到经济、军事、哲学等。
 小学教育——孩子的创新萌芽需要细心加以呵护
 胡铃心的小学时代是在福州市台江区第三中心学校度过的。小学一年级时,他居然能组出“双氧水”这样的专业词汇,令老师觉得很惊诧。
 台三小一年级班主任江翔很注重对胡铃心创新萌芽的保护,有一件事情让林燕玉至今记忆犹新。
 胡铃心一年级上半学期期中考试时,成绩不是很理想,语文93.5分,数学89分。但在江翔眼里,胡铃心尽管分数不是很高,但学习能力很强。比如,他在用“星”、“水”组词时,能组出很多词,星组成“行星”、“星座”等;“水”能组成“双氧水”等。双氧水,许多孩子可能在那个年龄都没听说过,但已经深深印在孩童时代的胡铃心的脑中。
 由此,江翔看出了胡铃心宽广的知识面和较强的学习能力,就试着让胡铃心担任组长。胡铃心由此找到了最初的自信。
 充满好奇心,喜欢提问题,这是胡铃心非常突出的特点。有时一个问题会引出十几个问题。这种好问的习惯始于孩提时代。胡铃心喜欢向老师、专家请教,喜欢了解事物的内在深层次的东西。
 陈惠芬副校长是胡铃心的数学老师。陈惠芬回忆说,胡铃心经常与其他同学有不同的想法。一道数学题,他常常会想出各种不同的解法。小学六年级时,有些题目已经非常难,但胡铃心遇到困难时一般不轻易去问别人,一定要自己想出来。不想出来决不罢休。
  一天下午,胡铃心有一道难题没解出来。放学回家的路上,胡铃心一直在思考,深夜里终于想出来了。他兴奋地给陈惠芬打电话:“陈老师,那道题我知道怎么做了,明天上午,我到学校后再讲给您听。”第二天一到校,胡铃心就跑到办公室,详细告诉老师自己的思考过程以及分析得出的结果,小脸上写满了兴奋。
 不是很听话,上课有时开小差,胡铃心在小学时代的许多“与众不同”的地方,得到了老师的充分包容。
 有一次,胡铃心上课开小差。课后,陈惠芬找到了他:“把这道题的思路讲给老师听听。”胡铃心非常流畅地说了解题思路。听后,陈惠芬放心了。“那你在上课时想些什么呢?”
 “没什么,我在想科普读物里提到的一种机器人。”胡铃心小声地说。
 “老师知道你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可是要想研究它们,就必须有扎实的基础,光有热情、兴趣,没有实力是实现不了自己的理想的。”
 胡铃心点点头。可是,“本性难改”的他还是经常上课开小差,只是陈惠芬不再那么严格了,下课之后她尽可能地找胡铃心谈心,既不影响他的思绪,又有针对性地进行查漏补缺。
 喜欢幻想,好奇心强的胡铃心,在小学时代就在宽松的环境下学习。追逐梦想,喜欢挑战,胡铃心越飞越高。
 【感悟】
 福州市台江区第三中心学校校长陈铭:做开发学生创新能力的“梦工场”
 学校要做开发学生创新能力的“梦工场”,不应该像工厂生产线那样培养统一规格的学生。要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我认为学校要做到三点:一是呵护孩子的好奇心。好奇心往往是孩子创新的起点,教师要懂得呵护孩子的好奇心。二是包容孩子的超常言行。对于孩子的一些出格的言行,只要不涉及品质,与道德无关,就不要发出禁止的指令。三是拓展孩子的活动和思维空间。很多学校为了保/证学生的安全,常常避免开展一些活动。殊不知,禁止开展活动的同时,也把学生勇于创造的心禁锢了。学校可以尝试联合家长开展一些活动,既解决了安全问题,又让学生拓宽了视野。
  中学教育——自主选课倡导研究性学习
 胡铃心之所以能够在发明创造方面取得骄人成绩,与福州八中在教学方式上的变革有很大关系。中学6年,幸运的胡铃心赶上了福州八中的新课改。
 福州八中的选课制,让每个学生根据自己的最佳发展需求,根据课程体系的要求,选择分类分科分层次的课程,从而形成最适合自己发展的个性化课程。
 仔细研读他们选课制的课程框架图,如同走进了“课程超市”,学校为学生提供了校本选修、研究性学习、综合实践活动课三类100多门选修课。
 胡铃心当时最感兴趣的是时政,并担任时政班班长。每天晚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胡铃心是必看的。
 周雪英,福州八中德育处处长,曾是胡铃心在校时初中年段段长,也是他高中选修课的老师。在周雪英眼里,“胡铃心这个孩子平时好像很安静,不爱说话,其实他的表达能力很强。”
 对胡铃心当时参加“台海局势”辩论会的场景,周雪英记忆犹新。那是一场非常精彩的辩论,当时正方反方针锋相对。胡铃心担任正方一辩,思维敏捷,从容不迫,侃侃而谈,展示出雄辩的才能。最终,胡铃心摘得最佳辩手桂冠。?
 高中时代的胡铃心,一方面关心时政,一方面钟情发明。
 张家驹,胡铃心在中学时代的科技发明导师。张家驹认为,如果学校没有进行课改实验,只是按传统教育模式培养学生,胡铃心不可能脱颖而出。
 福州八中不仅为胡铃心提供了平台,而且为他“量身定做”培养方案。针对胡铃心的个人情况,学校同意胡铃心的数学作业可以选做,甚至有的作业可以不交,但要求胡铃心期末总分必须提上来。
 2001年,胡铃心虽然必修课程总分成绩只占中上,但他的学业总学分总评成绩为年级第六,后经学校推荐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破格录取。
 在福州八中教学楼的走廊上,到处悬挂着往届学兄学姐给学弟学妹们的箴言。胡铃心留给学弟学妹的箴言是:“创新,变不可能为可能。”
【感悟】
 福州八中校长邵东生:为学生插上自由的翅膀
 中学的教育教学改革,为胡铃心的飞翔插上了一双自由的翅膀。福州八中提倡的“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法,让胡铃心有更多的时间从事自己感兴趣的发明创造,并在发明创造中体会到别人不能感受到的快乐。
 胡铃心敢于打破常规,他不仅喜欢创造发明,也爱好辩论和演讲。他有很强的创造能力,这与他在学校培养的独立思考的自主性是分不开的。更难能可贵的是,胡铃心的每一项发明几乎都能获奖,这充分显示了胡铃心与众不同的创新潜力和创新能力。
 胡铃心是福州八中教育教学改革的受益者,也是学校选修课程、研究性学习和综合实践活动最积极的参与者。
                                                        《中国教育报》2010年5月15日第1版

 

  • 上一篇文章:“撒谎作文”说明什么
  • 下一篇文章:文学常识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