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思探究教学”在全国实验与推广情况
当前位置:校本课程  作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06-03-26  点击:

素质教育之花开遍神州大地

“诱思探究教学”在全国实验与推广情况


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化,是一个时期以来全国教育界乃至全社会广泛关注的话题。然而,在升学率的巨大压力下,素质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却沦为“应试教育”的婢女。全面推进素质教育仍面临“教育主管部门热、各级各类学校冷”、“教育理论工作者热、具体教学人员冷”、“舆论媒体热、学生家长冷”的尴尬。推进素质教育缘何“风声大、雨点小”、“剃头匠的挑子一头热”,盖因为人们特别是学生及其家长、任课教师甚至学校校长普遍担心所谓的素质提高了,而学生的学业成绩和升学率却滑坡了。基于同样的原因,声势浩大的“减负”,在一些学校也虎头蛇尾,成为一阵风了。

      实施素质教育果真会导致学生成绩滑坡?“诱思探究教学”的创始人、陕西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的张熊飞教授坚信:升学率高,学生素质不一定高;反过来,真正的素质高,升学率一定高。“全国教育科学‘九五’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现代学科教学论的研究与实验——诱思探究教学深化探索”开展实验研究五年来,成效显著,硕果累累,用令人鼓舞的事实给我们一个惊喜:素质教育大有可为。正如19994月陕西省教委主持的省级鉴定意见中明确提出的:“诱思探究教学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符合素质教育的要求,研究方向正确,思路明晰。实验证明是有效的大面积提高教学质量的理论和方法;符合面向21世纪我国教育事业改革和发展精神,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课题在理论研究上广泛借鉴、博采众长,在广泛实践的基础上,形成了具有独创性的学科教学论。”“‘诱思探究教学’在构建现代学科教学理论体系方面属全国首例。在教学实践中得到广泛推广,取得了显著的成果。对我国基础教育教学研究起了明显的推动作用。”由此,我们可以说,实施“诱思探究教学”是把素质教育落到实处的重要途径。

      从1981年接受陕西省教育厅下达教改实验研究任务、在一所学校探讨物理教学中“大面积提高教学质量”的规律,到1990年课题列入“国家教委直属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项目”,到1995年通过由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主持的国家级鉴定,再到目前作为全国教育科学“九五”规划教育部重点项目已完成结题总结、实验成果遍地开花,张熊飞教授和课题组成员伴随“诱思探究教学”研究走过了近20年的风雨之路、成功之路和辉煌之路。让我们一起追溯他们身后深深浅浅的脚印——    河北省衡水中学十分重视科研立校、科研兴教,他们专设教育科学研究处,专职副校长抓科研,这在一般中学是很少见的。李金池校长到过20个省、市、自治区的100多所学校和科研单位考察科研课题,1998年底在山东发现“诱思探究教学”实验研究卓有成效,开始引入本校教学改革。这一年,该校高考上大专线562人(毕业总人数842,百分率66.75%),其中上重点线268人(百分率31.83%);19994月,该校建成“诱思探究教学”重点实验研究基地,全面开展课题研究,当年上大专线791人(总人数1086人,百分率7284%),其中上重点线423人(38.95%);随着教师逐渐掌握“诱思探究教学”理论和方法,2000年时,效果显示出来了,上大专线1110人(总人数1133人,97.98%),其中上重点线643人(56.75%):超过600分的优秀学生达107人,全市所有考生中(包括11所和他们相当的重点高中)达到600分的也只有299人,他们就占了3597 文科上线率、理科上线率、重点上线人数、本科上线人数在全省所有重点中学中名列榜首。难怪他们在总结中写到:“一次包揽这么多成绩,这在我校历史上是不曾有过的。对一个面向38万人口的县区招生,90%以上学生来源于20万人口的市区的学校来说,也应该是一个奇迹。我们扎实有效的教学实践,我们所取得的成绩,可以说是对诱思探究教学理论在创新教育中的价值的切实体现。”显然,也是科研兴校的最有力证明。

重点中学如此.在教育暂时还处于落后状态薄弱学校也同样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绩。地处陕北革命老区的志丹县是刘志丹同志的故乡,由于经济落后,教育观念陈旧,志丹中学1994年至1996年连续三年高考推光头。1996年省教委正式发文向全省推广“诱思探究教学”,该校开始接触“诱思探究”。1997年月人参加高考,上省线仍为零,上地线已有5名;199877人参加高考,上省线实现零的突破(2名);上地线5名。1998年下半年,新一届领导班子加大推广力度,全校形成运用“诱思探究教学”的热潮、“科研兴校”果然迎来了一片丰收景象:199986人参加高考,上重点线1名,上省线5名,上地市线31名,上高中专线48名,总计录取85人,升学率达8.8%,其中落选1人是在外地借读回校考试的学生。2000年高考又有新的进展:上重点线6人,上省线9人,上省专线5人,上地市专线21人。他们写到:“这样的成绩和先进地区相比,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但对我们来说,却取得了历史最好成绩,在全县引起极大反响。县教育局已决定在全县各类学校推广“诱思探究教学”,并于199912月在我校召开推广现场会。”志丹中学的变化也表明:不抓不进,小抓小进,大抓大进。

在改革开放前沿的深圳市荔香中学,1997年建立“诱思探究教学”重点实验研究基地以来,打破了“时间加汗水的传统教学方式”,二流的设备取得了一流的效益:1998年中考,在全75所学校中,昂首进入第8名的历史最好成绩,荣获深圳市首届办学效益奖,奖金80万元,又因成效显著,在当年深圳市加强薄弱学校硬件建设过程中,被确立为重点建设学校,获1800万元建校资金。如今的荔香中学不仅校舍、教学设备现代化,“整体办学水平和教学质量稳居市区第一档次”,并经评估被批准为“市一级学校”(即一般说的“市重点”)。

开展“诱思探究教学”实验,不仅促使学生考试成绩得以巩固和提高,还有效地促进了学校办学水平的突飞猛进。我们仍以河北省邯郸一中为例。仅19981999两年,教师获市十佳教学能手6人;省讲课比赛特等奖、一等奖各 1人,二等奖 4人;省说课比赛一等奖1人,二等奖5人;共撰写教育教学论文30余篇。其中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10余篇。学校在体育方面,获国家级荣誉称号1人,获省级荣誉称号2人。学生获数理化竞赛省一等奖7人次,二等奖30人次;获全国优秀中学生作文大奖3人,市百科知识竞赛一等奖3人。在团体方面,学校近两年来获国家、省、市先进荣誉称号7种。他们自豪地表示,过去两年是该校“建校史上教育教学成果最辉煌的两年”。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经历了十几载寒来暑往,播种耕耘,走过了千万里跋涉奔波、栉风沐雨,凝聚着张熊飞教授和课题组成员乃至数以千计的实验教师心血和汗水的“诱思探究教学”研究,如同一株进入盛产期的果树,硕果累累——五年来,课题组获得了6次厅级以上的奖励;在张熊飞教授心中一直有一个梦:作为一名终生致力于学科教学研究的教育工作者,用自己的智慧和成果为实施素质教育服务,让素质教育之花开遍神州大地。如今,可以说张教授已梦想成真——自19963月陕西省教育委员会发文向全省推广诱思探究教学、19974月在陇县召开了盛况空前的全省推广现场会以来,19977月、19985月、199911月、20004月课题组分别在陕西省西安市、山东省青州市、广东省深圳市、河南省济源市召开了第五届至第八届共四次全国“诱思探究教学”研讨会,调动了广大教师开展教改实验的主动性、积极性,向科研要质量、要效益,在实验基地学校更加深入人心。近五年间,从陕北老区到改革前沿,从西部边睡到东南沿海,“诱思探究教学’的实验研究和推广遍布大江南北,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30多万中小学教师尝试运用“诱思探究教学”理论、2000多家各类教学科研单位与课题组保持联系、66个“教学、行政、科研三结合的实验研究基地”、1300多位正式实验教师……。

      数字也许是枯燥的,但是来自于第一线的实验教师的评价终究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诱思探究教学”对基础教育改革的意义和价值—一在千余名实验教师中,一批骨干实验教师开展了比较科学的实验研究,写出了一批比较规范的实验研究报告,对“诱思探究教学”理论进行了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实验验证,他们认为“诱思探究教学是在学科教学领域实施素质教育的理论和实践”、“是创新教学的典型代表”。“诱思探究教学”理论能够推广到中小学所有学科的教学,这一理论的灵魂——“充分发挥教师的主导作用,真正实现学生的主体地位”的理念,已应用到班务工作、团队工作、学校管理等方面取得显著效果,本身就是一个有力的佐证。在中等专业学校和职业学校甚至师范院校的本科生、研究生的现代学科教学论教学中,“诱思探究教学”理论同样受到重视和好评。在“跨世纪园丁工程”的“中小学校长高级研修班”利“全国中小学骨干教师国家级培训”中,“诱思探究教学理论”已被列为必修公共课。

      对于这些巨大的成功,壮心不已的张熊飞教授并不满足。他希望“全国教育科学“九五”规划教育部重点项目:《现代学科教学论的研究与实验——诱思探究教学深化探索》”的国家级鉴定,能促使这一理论成果在全国更加广泛的范围内得以推广和应用,让“诱思探究教学”理论真正在神州大地催开素质教育之花,以期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张熊飞教授想得更遥远、更深邃,“十五”规划在召唤,他暗暗提醒自己:前景远大,别误了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