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的回忆
当前位置:情系母校  作者:段锋利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09-11-05  点击:


     转眼间,离开实验母校毕业已经近五年了,我也不断的回忆在母校实验的一些人和事。在这里的生活和学习是我人生中的一段美好的回忆。

    当年进入实验中学,也可能是注定的,因为初中时候我曾经一度的迷失方向,只顾在外面玩电玩,学业一度的荒废,后来在中考之后,了解到实验中学,了解到他的情况,我也就决定了要来实验,希望能在实验的环境中充实的走过高中。依稀记得当时是骈军老师回去县里招生的。进入实验报到后首先开始的是军训。那也是夏天,天气很热,我们每人都在太阳下烤的直冒汗。还有记得晚上需要站岗,就在军营里的营房门口轮着站岗,也是一种很新鲜的体验,然后后面的学弟学妹们的军训就是在学校开展了。那时的军训学的很多东西,在大学军训时倒是很快就又复习到了,呵呵!

    军训完了之后,我们同级的几百人一起拉连步行回去校园。那时我在感叹学校建宿舍楼的速度真是可称神速,报到的时候宿舍还是看着是没装修,楼前还是一堆一堆的土,军训完毕后就可以入住了,装修也基本完毕,楼前也清理好了。毕竟是建校不久,还在不断的发展中。宿舍是很不错的,六人间带卫生间的,硬件在全市觉得是一流了。那时宿舍晚上是能洗澡的,隔天晚上来水的。后来就改为学生浴室了。那时的我们很新奇,宿舍的201电话我们没事就互相打骚扰电话,有时打到不认识的宿舍乱扯一通。那时的学习时间是很充足的,毕竟是全封闭的,生活学习全在校内,那时我也就是按部就班的学习生活,记得那时还看武侠,被老师收走过,呵呵。高一我们的教室在主楼的5楼,高二时转到六角教学楼的2楼,后来我们就到了六角教学楼的顶楼,顶楼也是在我们入学后才加上的。

    转眼几年过去了,当年的土操场硬化了,各种树木长的高高耸立了,栅栏上的爬山虎也长的密不通风,教室宿舍楼也加盖了好几栋,旁边又多了一所职业学校,主楼后门口也加了一个取款机了,母校的荣誉也越来越多了!依然记得当年,我们的篮球比赛出人意料的战胜了同级的强队,依然记得,我的每一个老师,每一个同学。记得当年英年早逝的张校长,真是惋惜,虽然他没给我上过课,但是有过一面之缘,痛惜!当年的各位老师对我们很关心,至今铭记。我来依次数出来吧:班主任张连生老师,经常说,考试我也不想,但是没办法,做学生就得考试;当时的年纪主任张和平老师,讲课很风趣的,我们都很喜欢他的课,记得一次晚上他拿着手机来到我们教室,说谁给他发了个短信“速到到二十班”,但是来了没什么事,被忽悠了一下,呵呵,其实现在我也不知道是谁发的;语文老师刘瑞莲老师,课也讲得很好,家住一中那边,记得经常上课或者晚自习蹲班下课晚了误了班车;物理老师李春生老师,看身体高大强壮,但是听说身体不好,希望注意身体了,那时给我们辅导物理奥赛,但是我们没一个拿到成绩的;彭占明老师在高一时也带过我们的化学,讲课很清楚明了;数学老师侯永清老师,讲课那是没的说,有时没事会和我们侃侃,当时记得他说某某年后他就有车了,不知道现在开上了自己的坐骑了没有;我们的化学后来也是张和平老师带着,讲得是很不错的;政治老师李素梅老师,年轻的女老师,和我们很容易就打成一片了;生物老师田震平老师,讲课时经常喜欢用手摸鼻子;高一的地理老师李俊杰老师,地理课那是讲得真不错,现在我的一些地理知识全是那时学的老本,不知道为什么,刚高一入学李老师就好像和我多说话一些,有同学还以为我们是亲戚,其实不是,呵呵;历史老师李金梅,对各个历史时间了如指掌,很佩服;还有辅导我们化学竞赛的郝建栋老师、张和平老师、崔小瑞老师,全是用的课外时间给我们辅导,很感谢你们,崔小瑞老师给我们上课的时间是最长的,后来我也就得了个省级三等奖,还是有负各位老师的厚望。

    那时和同学们一起也是很开心的日子,月假的时候我们也一起出去逛街买东西什么的,过节一起在教室里联欢,表演节目,有时老师们也会表演一个。那时的日子很充实的。那时记得我班的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每周换座位,位子前后大转圈,每人都有机会坐到每一个位子。记得那时每天晚自习前教室前的广播都会放英语听力试题内容,不知道现在高考取消英语听力了后还有没有了,希望能继续下去,很有好处的。

    学弟学妹们,现在的时光是很宝贵的,自己学到的东西才是自己的。虽然现在大学生就业问题越来越严重,但是进入一个好的大学,学到真正的本事,还是十分重要的!

 

附:段锋利简介

忻州实验中学2004届高(20)班毕业生。曾就读于北京交通大学电气工程学院。现就职于南车集团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项目管理中心。

 

 

  • 上一篇文章:母校感言
  • 下一篇文章:母校感言